分享

挪威RoaF: 零人工的生活垃圾分选厂

为了提高生活垃圾中的塑料和生物质垃圾的总回收率,挪威的RoAF垃圾处理公司打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全自动化的生活垃圾分选厂,整个厂内的回收物的分选和品质控制等各种工序,均不需人工介入。

有效管理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(MSW)是全球面临的环境挑战,一种解决方案是利用高效的自动分选回收技术,实现经济可行的资源回收和能量再生。挪威的垃圾处理公司Romerike Avfallsforedling IKS (RoAF)就是最好的案例。全球首个全自动的生活垃圾分选厂RoAF采用了陶朗的分选技术

RoAF负责收集和集中处理城区生活垃圾,并运营着一个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混合生活垃圾分选厂,该厂于2014年1月开始运行,现在为19万多名居民服务,每小时处理能力可达40吨。

为了提高生活垃圾中的塑料和生物质垃圾的总回收率,RoAF公司打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全自动化的生活垃圾分选厂,该厂安装了16台陶朗(TOMRA) 的AUTOSORT光学分选设备,使得整个厂内的回收物的分选和品质控制等各种工序,均不需人工介入。

RoAF垃圾分选厂的主要目标:

  • 提高材料的回收率,特别是塑料和生物质垃圾的回收率,用以补充已有的纸、玻璃和金属收集系统
  • 每年回收至少2500吨塑料和6000吨在源头分类收集的绿色袋子中的生物质垃圾
  • 实现整个垃圾处理过程的全自动化——零人工

自动化分选技术代替人工,从生活垃圾中分选可回收材质

在挪威,生物质垃圾在源头统一收集在绿色塑料袋中,并与其他垃圾一起送到垃圾处理厂。为了从混合垃圾中分离出这些装有生物质垃圾的绿色袋子,RoAF公司在生产线起始端安装了3台AUTOSORT分选设备, 通过识别材质和颜色将绿色生物质垃圾袋与其它垃圾袋分开。这一初始分选可以成功分离97%的装有生物质垃圾的绿色塑料袋。然后,这些生物质垃圾被单独收集起来并被运送到有机垃圾处理点,有机垃圾产生的生物气用作垃圾收集车的燃料。在2014年该厂建成之前,RoAF不能单独分出有机质垃圾,只能在回收纸、玻璃和金属后,将剩余含有大量有机物的垃圾填埋和焚烧。

除去生物质垃圾后,其它废料被运送到不同的滚筒筛,根据粒径大小进行分选。然后,结合利用弹道筛和陶朗分选提供的另外13台AUTOSORT光学分选机对这些废料进行进一步的分选,从中分选出LDPE薄膜、HDPE、PP、PET、混合塑料、混合纸等。最后,使用磁选机和涡电流回收铁和有色金属。

RoAF垃圾厂用自动化手段分拣出来的各种可回收材质
RoAF垃圾厂用自动化手段分拣出来的各种可回收材质

采用了前端垃圾分选技术后,RoAF垃圾处理公司从生活垃圾中回收的各类材料总量得到了明显提升,并且高品质的回收塑料和纸可以在资源回收市场销售,确保达到欧盟设定的高回收利用率目标。

RoAF垃圾处理公司的生产和发展总监Tom Roger Fossum表示:“我们对于与陶朗在多方面的专业合作十分满意,经验丰富的陶朗团队勇于面对各种任务和挑战,并坚持不懈,确保圆满达成目标。陶朗团队的专注和敬业确保了我们的新工厂运行高效稳定。此外,陶朗非常注重设备的用户友好性和操作便利性,以PET分选程序设置为例,我们只需按下几个按键,即可对最终的产品质量进行调整。”

ROAF垃圾厂每年可回收2500吨塑料
ROAF垃圾厂每年可回收2500吨塑料

陶朗公司中国区总裁、固废分选专家Jacob Rognhaug表示,“自动化的垃圾分选厂在整个生活垃圾处理系统有着重要作用,可以简化垃圾的收集、运送,以最大化回收和最环境友好方式进行末端处理,使资源和能源能同时得到最大化回收。”

源头分类是实现全自动垃圾分选厂的首要前提条件。但不同于早期从源头分离出各种可回收物并分类收集的做法,最新垃圾分类的趋势是在源头将生物质垃圾用特定包装收集,而其它各种可回收物留在混合垃圾中,因为现代化的垃圾分选厂已经能自动将各种可回收物高效分离出来。在源头将湿的生物质垃圾分离出来并单独收集,可以为自动化分选创造更有利的条件,让垃圾分选厂更加高效,甚至实现像挪威RoAF这样的全自动化的垃圾分选厂。此外,对于成分复杂且高含水量的中国城市生活垃圾,在源头分离出生物质垃圾可以避免可回收物受污染,提高后续自动化分选的回收率。

垃圾在源头的分类收集在欧盟和其它发达地区已经实施了很多年,但在中国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若要有效减缓生活垃圾带来的各种环境问题,实现源头的基本干湿分类并采用自动化分选系统,是两项有效措施,也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福祉的重要一步。